记者访完废墟「背后卡长角的妖」

更新于2020-05-28 19:57:44
921
阅读
76
回复
记者访完废墟「背后卡长角的妖」

文/Mr.错别字

※贴心提醒:内有《还愿》剧情雷,请斟酌阅读

充满浓厚民俗味的游戏《还愿》,最让玩家印象深刻的,恐怕是何老师供奉的「慈孤观音」,进而延伸出悲痛的杜家惨案。但游戏之外,类似的悲剧天天上演。

好比法师诓骗信徒上床来达到「阴阳调和灭恶灵」,进而性侵成功;还是恐吓「婴灵缠身需供养古曼童」骗得50万;又或是每月「佛祖结缘金消业障」骗得500万。这些让我们坐在电脑桌前,看到会「噗哧」一声的新闻,其实我也曾经被这样吓过。

记者访完废墟「背后卡长角的妖」


▲《还愿》游戏里利用宗教诈财、甚至性侵的实例,现今仍然层出不穷

因为工作的关係,我时常接触社会案件、或是法师之类的受访者。有次一位有阴阳眼的师兄,称自己不单可以看鬼看神,还可以看出形体与磁场什幺的,总而言之就是「阴阳眼20」。

他先看了我左边的同事,说他观音护体好命好运,人生顺遂不用太打拚也能安安稳稳;之后再看我右边的同事,说她是妈祖的乾女儿好命好运,面带福相且过几年将走大运;最后他才看我,然后告诉我:

「你卡到阴!而且还不是普通的阴,是已经长出角来的『妖』,再不处理会很糟糕。」

记者访完废墟「背后卡长角的妖」


▲示意图/当事人提供

当下我背脊一阵凉,心跳莫名加快,回想这阵子确实常常跑鬼屋採访,如果过程沾到髒东西也合理。所以我虽然表面上笑笑,但整个脑袋已经一片混乱。后来我私下请教比较熟的「三龙法师」,问我背后是不是真的有只长角的妖。

三龙看都没看,就先问我:「你有觉得那里不舒服吗?」

「没有。」

「那就好啦。」

姑且不论师兄的真假。我想说的是,就连每天接触这幺多类似的新闻,每天跟这幺多法师交涉,但刚刚好那阵子鬼屋採访的确让我疲惫,又刚刚好出现一位师兄说我妖魔缠身,这样一吻合,是人,都会慌。

记者访完废墟「背后卡长角的妖」


▲示意图/当事人提供

这也是为什幺很多坏法师,看到女信徒就说「你有堕胎,婴灵缠身啊」,如果妳没有,笑一笑骂个白癡就带过,但如果妳刚刚好有,是谁,都会慌。

只要「刚刚好」一切都吻合,法师顺着鼻子牵,要阴阳调合除灵、要供古曼童、要捐结缘金,此时的判断力下降脑袋一晕,很容易就点头了。

记者访完废墟「背后卡长角的妖」

所以在《还愿》游戏里的何老师,之所以能让杜丰于上勾,就是因为在他为了美心的病焦头烂额、走投无路的时候「治好」了美心,儘管事实根本不是如此,但杜丰于相信了,而接下来会有疯狂的举止也不夸张了。

回到游戏之外,当有人开始走火入魔信奉什幺教时,与其一直争论他笃信的法师是假的,倒不如找出他心里那块不知怎幺开口的阴影。解了那一块,就不慌了。

就像三龙对我说的:「我是看不到神鬼啦,但也没感应到你磁场多乱,所以有没有长角的妖在你背后我是不知道,但祂要害你早下手了。如果你还是在意,就先少去鬼屋採访吧。」

或许我背后那只长角的妖,现在已经长翅膀又长尾巴,但跟我相处一阵子也有感情了,可能成守护灵也说不定,如果那天又有师兄师姐跟我说:

「施主,你背后有只长角长翅膀长尾巴的妖,如果」

「我知道,祂叫妖妖,养一阵子了。妖妖,跟法师打招呼,别让人觉得你没礼貌。」

「吼~妖妖妖妖妖妖妖妖」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发现更多